方方的🍓

了无生趣

今天重走第一章剧情,发现第一遍走的时候真的有遗漏一些细节哎

以下都是瞎胡分析🐸

周棋洛会不会在他和女主的初见就已经知道了她就是自己一直要找寻的女孩

🐳“要是我还在上幼儿园的话,可不会把最后一包薯片让给你。”这句话边江老师配的特别好,就是一个超可爱的大男孩。如果周棋洛只把女主看作一个他的普通粉丝,会对她说出这样甚至有点孩子气的话吗 而不是扮演一个完美大方的明星

🐳还有那句“原来你喜欢吃这个口味的薯片吗,好的,我记住了。”他为什么要“记住”呢? 难道只是一个在人海中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周棋洛也会特意记住对方的喜好吗?说明他可能或者说几乎笃定地认为他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那是不是代表他已经认出了女主就是小时候和他共患难的那个女孩呢

今天好幸福有好多粮可以吃耶!

“小屋有感”是什么智障的中学生作文题目……

最适合摘抄&一看就放不下的书籍书单

、MINT.:

  WARNING:




  â‘ ä¸“业性没有,参考书籍有,如有技术性错误请直接指出


  â‘¡è¯¥ä¹¦å•ä¸­éƒ¨åˆ†ä¹¦ç±æ–‡å­¦æ€§è¾ƒé«˜ï¼Œè¯·åƒä¸‡ä¸è¦æ”¾å¼ƒæµè§ˆï¼Œç²¾å½©æ€»æ˜¯ç•™ç»™æœ‰è€å¿ƒçš„阅读者。


  â‘¢å¦‚果有需要电子书或者TXT文档的请不要大意地私信我!


  â‘£ä¹¦å•é‡åˆåº¦60%请来和我深交()






  è¿™ä¸ªä¹¦å•æ¥æºäºŽåœ¨æ•´ç†ä¹¦æŸœæ—¶ç¿»å‡ºçš„半本读书笔记(还有半本神秘失踪了),打开发现了挺多以前零零碎碎抄下的句子,于是头脑一热就想到写个书单送给仍在迷茫在找不到精彩句子摘抄&陷入长久书荒的朋友&想用一连串听起来就狂拽酷炫的作家书名砸晕亲友的小伙伴,顺便治治自己多年未痊愈的懒癌()


 




  



  •   1.温柔之歌 [法]蕾拉·æ–¯åˆ©çŽ›å°¼





  ç¯‡å¹…:长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一个月以上




    æ–‡ä¸­çš„所有事件都是由琐碎的细节和片段串联起来的,蕾拉的文笔精湛之处就在于能用只言片语描述出一个完整的场景。


    


  



  è¿™æ˜¯ç¬¬ååŒºçš„高街上一幢很好的大楼。即便邻居们彼此并不熟识,见面也都会致以热情的问候。马塞一家住在六楼,是大楼里最小的户型。生了第二个孩子后,保罗和米莉亚姆在客厅中央拦了一面隔板。他们睡在厨房与临街窗户间狭小的房间里。米莉亚姆喜欢云纹的家具和柏柏尔毯。墙上,米莉亚姆挂了好几幅日本的铜版画。




  ä»Šå¤©ï¼Œå¥¹æå‰å›žå®¶ã€‚她缩短了会议,把案宗分析推到明天。坐在7号线地铁的折叠凳上,她还在想,今天她会给孩子们一个惊喜。下了地铁后,她顺道去了面包店。买了长棍面包,还给孩子们买了甜点,给保姆买了个橘子蛋糕。保姆最喜欢的橘子蛋糕。




  å¥¹æƒ³ç€è¦é¢†å­©å­ä»¬åŽ»é©¬æœ¯è®­ç»ƒåœºã€‚他们还可以一起去买东西准备晚饭。米拉也许会要一个玩具,亚当则会在手推车里吮着一大块面包。




  äºšå½“死了。米拉奄奄一息。








  • 2.巴黎的忧郁 [法]沙尔·æ³¢å¾·èŽ±å°”



  


  ç¯‡å¹…:杂文,短篇集




  ç±»åž‹ï¼šéšç¬”、杂文




  é˜…读时长:每篇一小时左右,建议笔记




  æ³¢å¾·èŽ±å°”是个身世复杂的人,这本书相比《恶之花》虽然稍显冗长,“但更自由、细腻、辛辣。”(作者语)






 



  å¹¶ä¸æ˜¯æ¯ä¸€ä¸ªäººéƒ½å¯ä»¥åœ¨äººç¾¤çš„海洋里漫游。要知道,享受人群的美味是一门艺术。而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到:与所有同类人不同,他生机勃勃、食欲旺盛,神仙在他的头脑中注入了乔装改扮、戴纱掩面的癖好,又为他造就了厌烦家室、喜欢出游的毛病。




  å­¤å•è€Œæ²‰æ€çš„漫游者,从普遍的一致中汲取独特的迷醉。他很容易地置身于人群当中,尽尝狂热的享乐。这些狂热的享乐,是那些像箱子一样紧闭着的利己者,和像软虫一样蜷曲着的懒惰者永远也得不到的。他适合于任何职业、任何环境给他造成的一切苦难与欢乐。





  



  •   3.风沙星辰 [法]安东尼·å¾··åœ£åŸƒå…‹è‹ä½©é‡Œ



 


  ç¯‡å¹…:长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45天以上




  åœ¨è¯»è¿™æœ¬ä¹¦ä¹‹å‰æˆ‘一直以为安东尼在写《小王子》时说的那段飞行术语都是狂补专业知识来的,没想到他真就是个飞行员()


   å’ŒæŽ¥ä¸‹æ¥æåˆ°çš„《夜航西飞》是一个类型的小说,每一页的语句都恨不得全文背诵()




  



  å¯¹äºŽæ™®é€šçš„人来说,时间的流逝常常是难以察觉的。他们生活在一种临时的平静中。然而对于飞行员来说,即使在到达了停靠站以后,我们依然能感觉到推动着我们不断前行的信风。我们好像永远行色匆匆的旅行者,无论是乡间流动的溪水,还是明媚的田野、灵动的村庄,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旅途的脚步。即使停靠的那一站安详惬意,我们仍然被一股轻轻的狂热点燃着,耳中响着飞机的杂音,觉得自己时刻都在路上。我们觉得被思想的风带入某种未知的未来,跟随我们的只有自己的心跳。



  


  



  •   4.克罗诺皮奥与法玛的故事 [阿根廷]胡里奥•科塔萨尔





  ç¯‡å¹…:短篇集




  ç±»åž‹ï¼šå¾®å°è¯´




  é˜…读时长:45天以上






    è¿™æœ¬ä¹¦å¾ˆæœ‰æ„æ€ï¼Œè¯´å®ƒæ˜¯å¡å¤«å¡å¼å¯èƒ½è¿˜ä¸å¤ªç›¸ä¼¼ï¼Œä½†â€œä¸€æœ¬æ­£ç»çš„胡说八道”在故事里是随处可见,脑洞没了可以去这本书里找找,虽然找了也未必会写得出






 



  æˆ‘们暂不考虑动机,且遵循正确的哭泣方式,亦即这样一种哭泣,它不会有出丑之虞,也不会因与微笑的粗略相似造成失礼的混淆。常规水平或普通的哭泣表现为脸部整体收缩以及伴随着眼泪和鼻涕产生的痉挛声响,并以后两者收结,因为哭泣在猛烈擤鼻涕的时刻告终。




  ä¸ºäº†å“­æ³£ï¼Œè¯·å°†æƒ³è±¡åŠ›é›†ä¸­åœ¨è‡ªèº«ï¼Œå‡å¦‚由于已养成信任外部世界的习惯而无法做到,那么请想象一只爬满蚂蚁的鸭子或麦哲伦海峡中从未有人进入的海域。




  å“­æ³£å‘生时,应得体地用双手捂脸,掌心朝内。少儿哭泣时应用外套衣袖擦脸,置身于房间角落处尤佳。常规哭泣时间:三分钟。








  •   5.英国病人 [加]迈克尔·ç¿è¾¾å°”





  ç¯‡å¹…:长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60天以上




    æ•…事背景设置在二战期间,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哀伤与沉闷真切地让人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描写精湛又细腻,值得读上好几遍




 



别墅后面是一堵比房子还高的石墙。西边是一个四周修了围墙的花园,花园挺大。二十英里外是佛罗伦萨城,常常会隐没在从山谷升起的大雾之中。谣传曾有一个将军住在旁边那个古老的麦迪奇别墅,此人曾吃了一只夜莺。




圣吉洛拉莫别墅坚不可摧,看起来像是一个受困的城堡。




大多数的雕像在炮击的头几天,就被炸得缺胳膊断腿。房子与大地之间没有界限,毁坏的楼房与遭到焚烧轰炸的地面没有多少区别。对哈纳来说,荒芜的花园就是延伸的房间。她沿着花园的四周工作,留意有没有引爆的地雷。在房子旁边一块土壤肥沃的地上,她开始开垦播种,带着只在城市里长大的人才有的热情。尽管土地被烧焦了,尽管缺水,但总有二天;这里会果木成荫,屋里灯光通明。




卡拉瓦焦走进厨房,发现哈纳伏在桌旁。他看不见她的脸,也看不见压在身下的手臂,只能看见裸露的后背和光滑的肩膀。




她并非闻风不动,她没有睡着。每抽动一下,她都摇一下脑袋。




卡拉瓦焦站在那里。人在哭泣时比做别的事情更耗精力。黎明仍没有到来。她的脸抵着隐没在黑暗之中的桌子。




“哈纳。”他说。她冷静了下来,仿佛平静下来就能掩饰她的哭泣。




“哈纳。”




她开始呻/吟起来,呻/吟声成了他们之间的障碍,一条无法涉过的河。








  •   6.离开的,留下的 [意]埃莱娜·è´¹å…°ç‰¹



 


  ç¯‡å¹…:长篇(系列)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2~3个月(系列)




  é‚£ä¸å‹’斯四部曲中的第三本书,出场人物又多又复杂,光是记住人物关系和名字就挺费劲,但是一旦全部弄清以后这个故事就变得有意思多了,作者用的是最朴实的第一人称口吻来展开故事,说的直白点就是黄金升级版的流水账




 



  è¿™ä¸ªç¤¼ç‰©æ„å‘³ç€é‚£åœºä»ªå¼ç»“束了。大家又开始喝酒,我父亲又说起了他个人生活和工作的一些趣事,詹尼问彼得罗他是哪个球队的球迷,佩佩要和他扳手劲。我帮助我妹妹收拾桌子。在厨房里,我马上就犯了一个错误,我问我母亲:




“怎么样?”




“戒指吗?”




“彼得罗。”




“人很丑,腿也不直。”




“爸爸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你有什么资格说你父亲?”




“没有。”




“那你闭嘴,你就知道在我们面前趾高气扬。”




“不是这样。”




“不是吗?为什么你要听他的?假如他有自己的原则,难道你就没有你的原则吗?让他尊重你的原则啊。”




这时候埃莉莎插了一句:




“妈妈,彼得罗是一个绅士,你不知道一个真正的绅士是什么样的。”




“你知道?你要小心一点儿!你还小,不要插嘴,小心我扇你。你看到了他的头发了吗?一个绅士的头发是这样的吗?”




“绅士的外表是没有标准的,妈,一个人是不是绅士,能感觉得到的。”




我母亲假装要打她,我妹妹笑着把我拉出了厨房,她很愉快地说:




“你真幸运,莱农!彼得罗真细致,他多爱你啊!他把他外婆的戒指送给你了,让我看看吧。”




我们回到了餐厅。家里的所有男性都在和我的未婚夫扳手劲,他们想要在力气上胜过这位教授。他丝毫不畏缩,脱了外套,把衬衣袖子挽了起来,坐在桌前。他和佩佩掰手腕输了,也输了詹尼,和我父亲比也输了。让我惊异的是他投入比赛的激情,他满脸通红,额头上青筋暴露。他说对手公然不遵守比赛规则,尤其是,他非常固执地和佩佩还有詹尼比力气,根本不考虑我的两个弟弟经常举铁,我父亲一只手可以拧开螺丝。扳手劲的整个过程,他一点儿也不让步,我担心他的手臂会断掉。








  •   7.廊桥遗梦 [美]罗伯特·è©¹å§†æ–¯·æ²ƒå‹’



  


  ç¯‡å¹…:中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一个月以上




  ç¾Žå›½ä¼ ç»Ÿçš„婚内出/轨情节,但第一次看的时候还是撕心裂肺的感觉难过,蒙在被子里偷偷哭,电影镜头也处理的很棒,但是还是建议先看原著(有能力看美版最好)


  



“我该走了。”




她点点头,开始哭起来。她看见他眼中有泪,但是他一直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




“我可以给你写信吗?我想至少给你寄一两张照片。”




“可以,”弗朗西丝卡用挂在柜门上的手巾擦着眼睛说,“我可以找个借口解释收到一个嬉皮士摄影师的邮件,只要不太多。”




“你有我在华盛顿州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对吧?”她点点头。“如果我不在家,你就给《国家地理》杂志社办公室打电话,我来给你写下电话号码。”他在电话边的小本子上写上了号码,撕下那一页交给了她。




  å¼—朗西丝卡无言。她知道他能干脆利落地解决问题。理查德比他小五岁,但是无论在智力上或是体力上都不是罗伯特·é‡‘凯德的对手。




他穿上背心。她已失魂落魄,脑子一片空白。“别走,罗伯特·é‡‘凯德。”她听见自己身体里某个部位这样叫道。




他拉着她的手通过后门走向他的卡车。他打开司机的门,把脚放在踏板上,然后又挪下来再次搂抱她几分钟。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把相互感觉传递,吸引,铭刻于心,永不磨灭。再次肯定他所说的那特殊的生命的存在。







  



  •   8.中国套盒[秘鲁] å·´å°”加斯·ç•¥è¨



  


  ç¯‡å¹…:中篇




  ç±»åž‹ï¼šéšç¬”&工具书




  é˜…读时长:一个月以上,适合做笔记




  æ–‡å­¦ç©¶ç«Ÿåº”该如何解读?长篇小说的艺术形式怎么解析?本书没有一般评论文章那种臃肿、沉闷的文风,相反,文中处处是妙趣横生的寓言、比喻、幽默,常令读者忍俊不禁。




 



 


  æ‚¨çš„信让我激动,因为借助这封信,我又看到了自己十四五岁时的身影,那是在奥德亚将军独裁统治下的灰色的利马,我时而因为怀抱着总有一天要当上作家的梦想而兴奋,时而因为不知道如何迈步、如何开始把我感到的抱负付诸实施而苦闷,我感到我的抱负仿佛一道紧急命令:写出让读者眼花缭乱的故事来,如同那几位让我感到眼花缭乱的作家的作品一样,那几位我刚刚供奉在自己设置的私人神龛里的作家:福克纳、海明威、马尔罗、多斯·å¸•ç´¢æ–¯ã€åŠ ç¼ªã€è¨ç‰¹ã€‚




  æˆ‘脑海里曾经多次闪过给他们中间某一位写信的念头(那时他们还都健在),想请他们指点我如何当上作家。可是我从来没有敢动笔,可能出于胆怯,或者可能出于压抑的悲观情绪。既然我知道他们谁也不肯屈尊回信,那为什么还要去信呢?类似我这样的情绪常常会白白浪费许多青年的抱负,因为他们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文学算不上什么大事,文学在社会生活的边缘处苟延残喘,仿佛地下活动似的。










  •   9.潜水钟与蝴蝶 [法]让·å¤šç±³å°¼å…‹·é²æ¯”



  


  ç¯‡å¹…:短篇




  ç±»åž‹ï¼šéšç¬”、杂文




  é˜…读时长:每篇十五分钟




  ä¸ç®¡ä½ ä¿¡ä¸ä¿¡ï¼Œæˆ‘是看了这本书下面这段话才去培养感官写作(用文字即时记录瞬间的触感/嗅觉/味觉)的,但除了这段其他的章节也都有意思极了,适合等人或者在卫生间里当消遣读物,又轻松又有趣。




 



  æœ‰æ—¶å€™ä¸ºäº†æ¶ˆé£ï¼Œæˆ‘会从汲取不尽的感官记忆库里,逼真地唤回我对味觉、嗅觉的记忆。我还运用了其他的技巧来弥补不足。我用细火慢炖对食物的种种回忆。我们随时可以上桌吃一顿饭,很是轻松自在。要是把这儿当作餐厅,不需要事先定位。要是由我来做饭,一定会宾主尽欢。红酒牛肉比较油腻,冻汁牛肉带点透明,杏桃蛋挞有一点点酸,酸得恰到好处。


  å…´ä¹‹æ‰€è‡³ï¼Œæˆ‘为自己预备了十二只蜗牛,还有一道酸菜花生配猪肉,而且还准备一瓶用熟透了的白葡萄酿制的金黄色美酒。有时候我只想吃一个蛋黄没煮透的水煮蛋,配上一块抹着咸奶油的面包片。真过瘾啊!温热的蛋黄流进我的口腔和喉咙,细细地、缓缓地、暖暧地流进去。不会有不能消化的问题。当然,我的用料都是上选的:最新鲜的蔬菜、刚从水里捞起来的鱼、细嫩含脂的瘦肉。


  æ¯ä¸€ä¸ªæ­¥éª¤éƒ½è¦å¾ˆè®²ç©¶ã€‚为了做得更周全,有朋友把制作传统特鲁瓦小腊肠的食谱寄给我,这种小腊肠要用三种不同的肉做料,再用细绳缠绕起来。同样,我也非常看重季节的变化。在这个时节,我的味蕾细细品尝着甜瓜和红浆果的冰凉滋味。而且我还要把我的欲望封存起来,留待秋天才吃牡蛎和野味,因为我比较理智了,比较懂得克制食欲







  



  •   10.凯尔特的薄暮 [爱尔兰] W.叶芝



    


  ç¯‡å¹…:短篇




  ç±»åž‹ï¼šéšç¬”、杂文




  é˜…读时长:每篇二十分钟




  ä¸€äº›å¾ˆæœ‰æ„æ€çš„小短篇,汇聚在同一本书里的化学效果还是比较奇妙的,之前淘书的时候偶然找到这本的,时不时拿出来看一会





  


  æ¢…奥郡的老妇人有一天告诉我,有个凶恶的人沿路下来走进了对面那户人家里。虽然她没说那是什么,我却已经完全了然。又有一天,她告诉我她的两位朋友被某个人求/爱了,而两人却坚持认为那人是恶魔。其中一位朋友站在路边时,那人骑着马过来了,便叫她上马坐在他身后再继续赶路。她拒绝后,那人便消失无踪了。另一位朋友夜里在外等待着年轻的情人,这时有什么东西沿路扑闪着滚到了她的脚边,她从大小判断那是《爱尔兰时报》。忽然之间,报纸变成了一个年轻男人,男人邀请她一同去散步。她拒绝后,男人就消失无踪了。




  æˆ‘还认识一位在本布尔本的山坡上的老人,他曾发现恶魔在他床底下摇铃铛,于是偷来小教堂的钟赶走了它。那可能是其他什么东西,根本不是什么恶魔,只是被自己的脚趾绊倒的可怜树精而已。





  



  •   11.特别的猫 ï¼»è‹±ï¼½å¤šä¸½ä¸·èŽ±è¾›



    


  ç¯‡å¹…:中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半个月以上




  é‡åº¦å¸çŒ«æ‚£è€…写的一本书,里面写满了各种各样猫咪的情节和故事,要是没养过猫想体会一把云吸猫可以去里面寻求一下安慰


  ä¼šæœ‰çŒ«çš„,会有猫的!!!!!




 



 æˆ‘的猫咪是一只黑白色母猫,她并没有显赫的名贵血统,但据说很爱干净并乖巧听话。她的确是一只很不错的动物,但我并不爱她。我仍然不愿向情感屈服,换句话说,我其实是在保护我自己。我嫌她神经兮兮、过度焦虑,又爱大惊小怪。但我的看法并不公平,都市猫的生活实在太不自然,他们当然永远也无法养成乡下猫的独立个性。她让我最看不顺眼的地方,就是她居然会等门——简直就像只小狗嘛。




  å¥¹æ€»æ˜¯ç²˜ç€ä½ ä¸æ”¾ï¼Œç¡¬è¦è·Ÿä½ å¾…在同一个地方,而且不理她还不行——甚至在她生小猫的时候,她也跟狗一样,反倒还要人类来伺候她。她对食物挑剔得很,而她才到我们家一个礼拜,在这方面就大获全胜。她除了煮得嫩嫩的小牛肝和煮得嫩嫩的小鳕鱼之外,其他东西一概不吃,连舔都不肯舔上一口。她的嘴为什么会养得这么刁?


  æˆ‘询问她的前任主人,自然没得到任何答案。我拿猫罐头和剩菜喂她,但只有在我们刚好吃肝脏的时候,她才会表示兴趣。肝脏是她唯一的最爱。而且她只吃用奶油烹调的肝脏。有次我决定让她饿肚子,好改掉她挑嘴的坏毛病。“世上有那么多人没饭吃,等等等等,我们居然还得花时间来替猫准备食物,这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等等等等。”




  æŽ¥ä¸‹æ¥æ•´æ•´äº”天,我只给她猫食和桌上的剩菜。但在这整整五天中,她总是用批判性的目光瞄瞄盘里的食物,接着就毅然掉头走开。我每天晚上把已经变味的食物收走,打开一个新的罐头,在猫碗里加些牛奶。她慢慢蹓跶过来,检查我给她的食物,随意舔几口牛奶,再大摇大摆地走开。她变得越来越瘦。她想必饿得要命。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宣告投降。



 





  •   12.玛格丽特小镇 [美] åŠ ·æ³½æ–‡



  


   ç¯‡å¹…:中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25天以上




  æ­å–œä½ è§£é”æˆå°±ï¼šæ•´æœ¬ä¹¦80%是对话




 



  çŽ›å‰ä¸Šå‘¨æ¬å‡ºäº†å®¿èˆæ¥¼ã€‚我卧室的墙边摆满了她的箱子。(她在那间九英尺长七英尺宽的囚室里放下了数量惊人的东西。)在贴着“玛格丽特・汤——杂物”标签的箱子上,摆着打包用的工具,其中有一个大线团和一把刀。我从床上起来,从线团上剪下一段三英寸长的线。我爬上她的床,打量着赤身裸体睡在床单上的我的女孩。




  ä¸€æ¡è…¿å¼¯æ›²ç€ï¼Œä¸€æ¡è…¿æ˜¯ä¼¸ç›´çš„,然而两条长腿通往的是同一个尽头:一座小小的毛茸茸的山丘,浓密的黄色褐色的毛如同麦穗一般,掩藏着一口井。(那些日子里,我喜欢想象只有自己知道那口井的所在。)接着,是她腹部的广阔平原——光滑、柔软却不太平坦。越过平原是另外两座小小的山丘——很可爱,很可爱。在这两座可爱的小山丘之间,是一条狭长洁白的通道,那是她的脖颈。她的眼睛闭着,但我知道这双眼睛在有的光线下看是棕色的,有的光线下看则是金色的。她闻起来有苹果的香气,两颊滚烫,好似一对火炬,而她的红头发则像是西班牙房屋顶上褪色瓦片的颜色。这整片肉体的大地都将是我的,我一边在她手指上系蝴蝶结,一边这样想着。




“你在做什么呢?”她睡意蒙眬地问。




“打了结我就不会忘记了。”




“忘记什么?”她问。




“我想要记住的事情。”




“那你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手指上打个结?”




“继续睡吧。明天可是漫长的一天呢。”




她翻过身来趴着睡。一秒钟后,她又翻身侧卧,冲着我微笑。“我给你腾出了地方,”她说,“你要是想睡的话,就睡这里吧。”








  •   13.巴黎伦敦落魄记 [英] ä¹”æ²»·å¥¥å¨å°”



  


   ç¯‡å¹…:长篇




  ç±»åž‹ï¼šå°è¯´




  é˜…读时长:60天以上




  åœ¨è¿™éƒ¨æå†™è´«å›°ç”Ÿæ´»çš„书中,奥威尔向人们展示了贫穷的真正含义。主人公的霉运从所住的旅馆被一个意大利人偷窃开始,当时口袋里只剩下47法郎,这显然已经非常不妙了,“即便不是赤贫,也处于赤贫的边缘了”。  ä¸€å¼€ç¯‡å°±ä¼šè¿™èˆ¬å‡„惨,后面尚有厚厚的几百页,居然真的能再穷下去吗?事实证明,是的,没有最穷,只有更穷。




 



  ä½ å‘现每天六法郎的生活极其不稳定。刻薄的倒霉事降临夺走你的食物。你花掉最后八十生丁买了半升牛奶,放在酒精灯上煮。煮的时候一只虫子在你的前臂上爬,你用指甲一弹,它就扑通一声掉进牛奶里。除了倒掉牛奶饿肚子之外你别无他法。




你到面包店去买一磅面包,等付钱的时候女店员在给另一个顾客切一磅面包。她笨手笨脚,切了不止一磅。“请原谅,先生,”她说,“我想您不介意多付两个苏吧?”面包卖一法郎一磅,你只有一法郎。你想到自己也可能被要求多付两个苏,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付不起,于是你只能落荒而逃。几个小时之后你才敢再走进一家面包店。




你到果蔬店去花一法郎买一公斤土豆。但是凑出这一法郎的硬币里有一个是比利时硬币,店员拒收。你逃出店铺,以后再也去不了那里。




你在一个高级街区闲逛,看到一个显赫的朋友走来。为了避开他,你躲进最近的咖啡店。进了咖啡店你就必须买喝的,所以你花掉最后五十生丁买了一杯黑咖啡,结果里面有只死苍蝇。这类事情还有很多,它们都是缺钱生活的组成部分。




你明白了挨饿是什么样子。吃过了面包和人造黄油,你出门,看着路边商店的橱窗。到处都是大堆大块的食物在捉弄你:整只整只的猪、一篮篮热乎乎的面包、大块大块嫩黄的黄油、一串串香肠、堆积如山的土豆,还有磨刀石一般的格鲁耶尔干酪。看着这么多食物你几欲落泪,被自哀淹没。你想要抢一条面包就跑,在被人抓住之前就把它吞进肚子,但由于胆怯你还是没这么做。




你发现随贫穷而来的是无聊,当你无事可做又腹中空空时,别的事情都无法让你提起兴致。整整半天你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就像是波德莱尔诗中骨瘦如柴的年轻人。只有食物才能让你起身。你发现人要是整周靠面包和人造黄油过活,他也不算是人了,只不过是一个肚子加上几个附属器官。




这,以及更多说不尽的同类事情,就是每天靠六法郎过活的日子。在巴黎有数千人都是这么活过来的:挣扎的艺术家和学生、揽不到生意的妓女、各种各样失业的人。可以说,这就是贫穷的边缘了。









  



  •   15.荒原 [英]托·æ–¯·è‰¾ç•¥ç‰¹



  


   ç¯‡å¹…:短篇




  ç±»åž‹ï¼šè¯—æ­Œ




  é˜…读时长:每篇30分钟,适合摘抄




  æˆ‘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本诗集了(语死早.JPG)


  å¼ºçƒˆå®‰åˆ©è¿™ä¸ªè¯—人





十二月的一个下午,烟雾正浓,




你让这场景自己来安排——仿佛足以达意——




一句话:“这个下午,我留下给你”;




四支蜡烛燃在黯淡的房中,




朝天花板扔上了四个光束,




一片朱丽叶坟墓的阴森气氛,




准备着让所有的事都说,或者都不说。




我们,让我们说,听过最近来的波兰钢琴家




演奏序曲,运着指尖,甩着头发,




“如此亲切,这个肖邦,他的灵魂




只应在几个朋友中间再生,




大约两个或三个,他们不会将这朵花触动,




这朵花在音乐厅中遭人挤擦、质问。”




就这样我们的闲聊渐渐离题




在微小的愿望和细细捕捉的遗憾里;




伴着小提琴降低的调子




和遥远的短号混在一起,




于是开始。




“你不知道他们对我的意义多大,我的朋友们,




啊,多么、多么稀罕,多么稀奇,




在由这么多、这么多的零碎组成的生活中找到他们,




(因为我实在不爱它……你不知情?你真是没看见!




哦,你的眼光多么敏锐!)




要是能找到一个富有这些美德的朋友,




他拥有,并给予这些美德,




而友谊就在这个基础上生存,




没有这些友谊——生活,什么样的噩梦!”












在小提琴的萦绕之中,




还有破铜号的




咏叹调之中




我的大脑里开始了一种沉闷的节奏。




荒唐地敲打出一支它自己的序曲,




任性的、单调的歌曲,




至多有一个确凿无疑的“错音”。




——让我们到外面走走,吸一阵烟,




赞美赞美那座纪念碑,




讨论讨论最近的事件,




按着公共大钟将我们表的发条扭一扭。




然后等上半个小时,喝我们的啤酒。







  



  •   16.万物静默如谜 [æ³¢] ç»´æ–¯ç“¦å¨ƒ·è¾›æ³¢ä¸å¡



  


  ç¯‡å¹…:短篇




  ç±»åž‹ï¼šè¯—æ­Œ




  é˜…读时长:每篇30分钟,适合摘抄




  æˆ‘真的太喜欢辛波斯卡的句子了


  æ¯ä¸€é¦–诗都是一个故事,千万不能错过。




 



  




写履历表










需要做些什么?




填好申请书




再附上一份履历表。








尽管人生漫长




但履历表最好简短。








简洁、精要是必需的。




风景由地址取代,




摇摆的记忆屈服于无可动摇的日期。








所有的爱情只有婚姻可提,




所有的子女只有出生的可填。








认识你的人比你认识的人重要。




旅行要出了国才算。




会员资格,原因免填。




光荣记录,不问手段。








填填写写,仿佛从未和自己交谈过,




永远和自己只有一臂之隔。








悄悄略去你的狗,猫,鸟,




灰尘满布的纪念品,朋友,和梦。








价格,无关乎价值,




头衔,而非内涵。




他的鞋子尺码,而非他所往的地方,




用以欺世盗名的身份。








此外,再附张露出单耳的照片。




重要的是外在形貌,不是听力。




反正,还有什么好听的?




碎纸机嘈杂的声音。









  



  •   17.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日]谷川俊太郎





  ç¯‡å¹…:短篇




  ç±»åž‹ï¼šè¯—æ­Œ




  é˜…读时长:每篇30分钟,适合摘抄





接吻






一闭上眼世界便远远离去




只有你的温柔之重永远在试探着我……








沉默化作静夜




如约降临于我们




它此刻不是障碍




而是萦绕我们温柔的遥远




我们因此意想不到地融为一体……








以比看和说更确切的方式




我们互相寻找




然后在迷失了自己的时候




我们找到了彼此








我究竟想确认什么呢




远道而归的柔情啊




失去了语言,被净化的沉默中




而你只是呼吸着








“此刻你就是我的生命……”




可连这句话都已成罪过




为活在温柔中而倒下时




很快温柔盈满世界



  


 


  18. äºŒåé¦–情诗与绝望的歌 [智]  å·´å‹ƒç½—·è‚鲁达




  


  ç¯‡å¹…:短篇




  ç±»åž‹ï¼šè¯—æ­Œ




  é˜…读时长:每篇30分钟,适合摘抄




    æˆ‘,说不动了,只有四个字,强烈安利(。)





    4、早晨充满    ã€€ã€€




   åœ¨å¤æ—¥çš„心脏中  ã€€ã€€




  æ—©æ™¨å……满暴风雨。


  ã€€ã€€


  äº‘流浪,像道别时白色的手巾,  ã€€


 


  è¿œè¡Œçš„风以双手摇动它们。  ã€€ã€€






  ä¸å¯è®¡æ•°çš„风的心脏  ã€€ã€€




  åœ¨æˆ‘们爱的沉默上方跳动。  ã€€ã€€




  ç®¡å¼¦ä¹çš„而且属神的,在树丛中共鸣  ã€€ã€€




  åƒå……满战争与圣咏的语言。  ã€€ã€€






  ä»¥è¿…速的袭击带走枯叶的风  ã€€ã€€




  è®©æ‚¸åŠ¨ç®­çŸ¢çš„鸟群偏离。  ã€€ã€€




  é£Žç¿»æ…她,在没有泡沫的潮水中,  ã€€ã€€




  åœ¨æ²¡æœ‰é‡é‡çš„物质里,在倾斜的火焰中。  ã€€ã€€




  å¥¹çš„千吻,碎裂并且沉没,  ã€€ã€€




  åœ¨å¤æ—¥å¾®é£Žçš„门上狂击。



  




TBC,陆续增加中——



小屋有感

早晨。

你从暖烘烘的被窝里醒来,在意识回笼的几秒钟内伸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开始思考是立刻顺从生理需要起床去洗手间还是继续忍耐下去接着睡回笼觉。

这个问题只需要花费一秒钟。

“嘭――”随着你身体放松地倒下,身下的床轻微的震了一下。

“还是继续睡吧。”你心满意足的裹紧了睡裙领口处的被子。

――3分钟后。

一个穿着暖色系睡裙的纤细身影慢悠悠地走出了卧室,径直向洗手间的方向挪去。

“果然生理需求是没办法忍耐的Σ(  ̄д ̄;)。”你一边走一边迷迷糊糊地嘟囔。

“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一个低沉柔和的声音突然从客厅沙发上传来。刚从洗手间出来的你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家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随后你那仿佛生了锈的脑子慢慢地转了起来。

没错。

你目前正在和客厅沙发上那位低头看报纸的男性。

华锐总裁李泽言,李先生。进行同居。

但是母胎solo20多年的你,显然还没有习惯,家里面除了自己还有另一个人的生活。

但是看看沙发上那个腰板笔直,即使是家居服也穿的像高级定制一样的男人,一股骄傲感从你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

“大家看看,都看看!”

“这个长得像刚从总裁文里抠出来一样的男人是我男朋友!!”

你在心里骄傲的挺起了腰,把自己的小胸脯拍的啪啪作响。

不枉你把面子里子全都丢尽,流血流汗不流泪只为搏总裁一笑,总算追到了这位恋语市首席王老五。

心里咕噜咕噜冒起了粉红色气泡。

既然同居了,适当给自己谋点福利也是可以的吧?

你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慢慢地蹭到他身边去。

室内的暖气开的很足,即使你只穿了一件棉质睡裙,也没有感觉有多冷。

随着他身侧沙发某处的下陷,你已经紧紧挨在了他身边。接着,一颗顶着乱糟糟长发的脑袋得寸进尺的枕到了他的大腿上。

“怎么不再回去睡会儿?”李泽言还是没分给你一个眼神,聚精会神地盯着他手中的报纸。

“不要,在这儿比较舒服。”你口齿不清地嘟囔到。

“到时候某人又感冒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他嘴上不饶人,却是伸长了胳膊从旁边的沙发上拿过来一张厚厚的毯子,把你像个蝉蛹一样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我才不会呢……”也许是暖气,也许是身边人的气息太过令人安心,你感觉还没被驱散的睡意又慢慢地涌了上来。

一只手伸过来轻柔地拂过你耳边的碎发,然后一个带着暖意的吻落在侧脸。

“睡吧。”他说。






















――两小时后。

你在冲向公司的路上披头散发不顾形象地冲手机里的人咆哮到“啊啊啊――!!!李泽言我要迟到了你怎么没有打电话叫我!!!”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轻笑。

“笨蛋。”









我妈妈今天突然说还有半个月是我生日
20年才有这一次哦
我操瞬间在手机屏幕外面哭出声了
只有我妈妈才会记得我生日是什么时候
爱她
最近太多难过的事了
今天感觉有被治愈到一点了

我的左右滑呢!这样一点也不方便!😡

我用无尽的财宝,独一无二的荣誉,至高无上的权力来报答你。
但我不愿意牺牲自己的爱情。
“开门!开门呐!给我开门啊公主!”青蛙在她的屋子外面砰砰地敲打公主的房门。